新浪新闻客户端

这艘为中巴海军友谊献身的战舰 还见证过英女王加冕

这艘为中巴海军友谊献身的战舰 还见证过英女王加冕
2020年02月29日 09:57 新浪极速分分彩计划 作者:帧察点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0

  来源:帧察点

  其实论起早年的发家史,组建于1947年的巴基斯坦海军要比人民海军“阔气”的多:在英美的“帮扶建设”下,巴海军当时不仅接收了一批二战前后建造的驱逐舰,甚至还有一艘排水量达7000吨的轻巡洋舰“巴布尔”号(原皇家海军“女战神”级防空巡洋舰5号舰“王冠”号)。

  ▲考虑到“重庆”并未在人民海军真正服役过,“巴布尔”虽然主炮口径稍小(4座双联装133mm高平两用舰炮),但该舰的综合性能仍然超过了五六十年代人民海军里所有大舰

  然而在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中,面对开始用苏制“冥河”反舰导弹武装起来的印度海军,巴基斯坦海军损失惨重。为了避免已经老旧、不具备对抗反舰导弹能力的“巴布尔”号也遭受损失,巴海军只好将其停泊在港口作为“固定旗舰”使用。战争结束后,巴海军痛定思痛,决心通过发展“空潜快”手段制衡印度,并寻求得到中国的帮助。

  ▲曾与“巴布尔”号在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时炮击印度西北部海岸,威风八面的“海拜尔”号驱逐舰,在1971年的战争中被印度导弹艇用“冥河”击沉。如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战后巴海军孜孜以求的目标

  1981年7月,经过两国海军的密切磋商后,四艘24型导弹快艇在青岛港装船启航,安全抵达卡拉奇港。在人民海军派出的援外培训人员的帮助下,巴海军初步掌握了24型导弹快艇的操作技能,并于9月24日为四艇举行了命名仪式。不仅巴陆海空三军高级将领和政府要员悉数出席,仪式本身更是由巴基斯坦总统齐亚·哈克亲自主持,并亲手将命名证书及铭牌分别授予4名艇长,可见巴海军对其重视程度。

  ▲24型导弹快艇的主要武器是2枚“上游一号”反舰导弹,性能与其仿制原型——“冥河”基本相同

  在培训结束前,巴舰队司令赛罗黑少将向人民海军专家组提出一项计划外的“不情之请”——临走前一定要帮助他们进行一次实弹射击。经请示研究后,我军专家组不仅同意了他们的要求,考虑到巴海军缺乏经验的情况,还以比人民海军自己打靶时更高的培训标准,对参与任务的巴海军官兵手把手带教,确保熟练掌握导弹艇从搜寻目标到发射导弹的一连串技术动作。

  这边巴海军对此次实弹射击也十分重视,专门组成了代号为“311”的特混编队,由赛罗黑少将任该编队总指挥,下设5个编队,分别由3名准将和2名上校担任指挥官——其实一次导弹打靶根本用不着这么多船陪同,让更多海军军官见识见识“咱们也有导弹了,别怕印度佬”,才是巴海军这么折腾的根本目的。

  ▲要想消除印度海军长期拥有航母的优势并不容易,对于巴海军来说,总是需要一点强心剂

  前面说了,巴基斯坦海军早年间比咱们阔,此时又已经是80年代,当年弄来的这些英美军舰也都到了退役的时候,因此为这次导弹打靶备选的两艘靶舰,也比我军当年测试“上游一号”反舰导弹时高级不少:两舰是巴海军当时已退役报废的英制驱逐舰“江吉尔”号和“阿拉姆吉尔”号,原名“克里斯宾”和“克里奥尔”,属于二战后期开工建造的C级驱逐舰第四批次。

  在该批次的8条船中,只有这两艘没有在建造中就转手给加拿大和挪威海军。不过和其他姊妹舰一样,两舰于1946年交付皇家海军时早已无仗可打,因此在第3训练中队服役期间它们B炮位的114mm主炮就被拆掉了,以增加可容纳更多舰员的甲板室。如果不是因为退役前一年赶上了一件大事,它们在皇家海军短暂的服役生涯完全可以用平淡来形容。

  ▲1946年“克里斯宾”刚服役时的舰容,可见B炮位114mm主炮前有一个向上的延伸部分,这是为了防止向前射击时炮口暴风波及A炮位,很多采用背负式炮塔设计的驱逐舰都有类似设计

  1953年,大英帝国要给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办加冕典礼。按惯例,每逢新王加冕,皇家海军都要大操大办一个阅舰式,广邀宾朋、展示军威;虽说这时候皇家海军的传统象征——战列舰已经所剩无几,不过象征着新兴海军强国的航母,倒是一口气凑得出8艘,所以整体场面上看着还是很有点“倒驴不倒架”的架势。

  ▲这也是这次阅舰式让人印象最深刻的照片了

  然而阅舰式终归要讲求一个排场,充数的小舰要是不够那也不叫排场。所以这两艘满载排水量2500吨的驱逐舰就在退役前得到了这个宝贵的机会,也算是以壮声势。1954年两舰退役转入预备役,并于1956-57年卖到巴基斯坦,服役20多年虽然无甚战功,但好歹没像“海拜尔”那样被印度的导弹送下海喂鱼。。。。。。

  ▲当然最后它们还是没躲过挨大差不差的导弹的命,不过毕竟这次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嘛!图为“阿拉姆吉尔”号前身“克里奥尔”拆除B炮位改为甲板室之后的状态

  言归正传,经中巴双方对两舰状态的摸排,最终挑选了舰况稍好,水密门结构相对完整的“江吉尔”号用于打靶。当地时间1982年2月13日上午,巴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海军参谋长等高级将领分别乘2架直升机,在“江吉尔”号和发射艇上空亲自参观指挥,总统齐亚·哈克也亲临现场观看,规格与几个月前的服役典礼大差不差。

  ▲根据当年的照片,执行此次任务的是交付巴海军的2号艇——1022艇“贾拉拉特”

  在我们看来,这过程其实就是一次普通的打靶:“贾拉拉特”号依靠自身的雷达发现了“江吉尔”号,雷达兵立即报告艇长,艇员们根据指令各就各位;发射前30秒,坐镇旗舰指挥的赛罗黑少将用无线电发出倒计时指令信号——在场的贵宾们,以及特混编队上的全体官兵都能听得见,简直就跟发射运载火箭似的。

  导弹正常出管后74秒,雷达兵报告:“导弹命中靶舰!”只见一团火光闪过之后,在靶舰海区出现了200余米高的蘑菇状烟云。我方组长在发射艇上即刻向赛罗黑少将发出贺电:“祝贺巴基斯坦海军导弹快艇打靶直接命中敌舰!”赛罗黑少将随即回电:“感谢中国援助我们的导弹快艇和导弹!感谢中国海军派来的专家!”

  ▲导弹直接命中“江吉尔”舰艏水线附近,摧毁了指挥台前至龙骨的绝大部分,舰艏向下倾2米多。从照片来看,当时“江吉尔”已经拆掉了舰上所有武器

  此时海面上相当热闹:不仅载着巴军领导的直升机飞到靶舰所处的海域低空观察命中效果,包括“贾拉拉特”号导弹艇在内的各舰艇也以最快的速度开过去见证这个历史性时刻。等到巴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用望远镜观察到命中目标后,立即从直升机向发射艇上的我军专家组组长发来感谢电;赛罗黑少将与旗舰上的专家组副组长叶为忠等人一再握手感谢,并说:“在你们回国前,一定要看到这次的彩色纪录电影。”

  说来这事儿也能体现巴海军确实极其重视此次打靶:为观察和拍摄导弹从打出发射管到命中目标的全过程,巴方在拍摄这部电影时采用了分段拍摄到最后合成的程序:即在发射艇发射导弹一舷的3链、6链距离之间,由另一艘导弹快艇和一艘驱逐舰拍摄导弹出管瞬间初始状况;在发射艇与靶舰中间、以及靶舰上空,则分别由2架直升机负责拍摄导弹飞行和导弹俯冲命中靶舰的实况。

  ▲即使对于那个年代的人民海军来说,打一发“上游一号”也已经不值得如此大惊小怪;但对于1971年之后的巴基斯坦海军来说,它就是值得这样去记录每个瞬间的“杀手锏”

  为庆祝这次实弹射击胜利,当晚巴海军参谋长尼亚齐上将在卡拉奇设宴招待人民海军专家组。第二天,美苏两国及一些西方媒体也报道了巴基斯坦海军在中国海军的帮助下,发射1枚舰对舰导弹直接命中目标的消息;可见事情虽小,很多敏锐的耳朵仍然能听懂这发“上游一号”背后的意味。

  虽然受限于综合国力等因素,即使有着中国的无私帮助,巴基斯坦总体军力上与印度至今仍存在客观差距;但几十年来,随着中国提供的“空潜快”配置不断升级,处于弱势地位的巴基斯坦海军,正逐渐建设起一种“不对称”的制衡能力,紧盯着那个规模庞大却问题重重的老对手。

  ▲而今巴海军“空潜快”的“快”,已经由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阿兹马特”级导弹艇和C-602A反舰导弹的组合传承,而这也绝不会是这种传承的终点

海军反舰导弹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极速分分彩计划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极速分分彩计划官方微信(sinamilnews)

新浪极速分分彩计划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